首頁 > 娛樂 > 正文
《光榮時代》:堅定的信仰表達 豐富的歷史再現

電視劇《光榮時代》豐富再現了開國前的地下黨和開國初的公安戰士保衛新中國首都的真實歷史。解放之初,百廢待興,特務破壞,奸商屯糧、饑民哄搶,惡霸欺凌 ...

藝人網(Yiren.com.cn)訊 電視劇《光榮時代》豐富再現了開國前的地下黨和開國初的公安戰士保衛新中國首都的真實歷史。解放之初,百廢待興,特務破壞,奸商屯糧、饑民哄搶,惡霸欺凌,新的公安機關要面對復雜的局勢,既要展開堅決的斗爭,同時要講究斗爭的策略和斗爭的藝術。此劇在曲折復雜的敘事中,立體化、生活化地塑造了新中國早期公安戰士的英雄群像。

1.jpg

一、兄弟情與信仰的分野

《光榮時代》主要的一對矛盾關系是弟弟鄭朝陽率領的公安局刑偵組與哥哥率領的國民黨潛伏特務組織“桃園”行動組之間的斗爭,但兄弟之間情感深厚,組織之間你死我活,這一矛盾怎么表現?中國文化是重視親情的文化,兄弟情是華語影視作品最喜歡描寫的橋段,但是中國文化又有“大義滅親”的理性榜樣,這個經典成語代表著中國文化中還有原則高于親情的理性選擇,但是從親情到滅親,一定是有一個以信仰為基礎的思考和選擇過程,寫不好就容易顯得生硬和虛假。

編劇設置了這一最讓觀眾揪心捏肺的矛盾關系吸引了觀看注意,此劇首先細膩描寫了兄弟情義:諸如弟弟鄭朝陽對組織分配的工作重來都是說一不二,但對上級讓他當警察卻提出自己的條件,因為哥哥在北平,所以要求自己的工作也在北平。哥哥曾經為了弟弟逃走與日本憲兵搏斗,哥哥在久別重逢之后見到弟弟幾乎哭了出來,哥哥接到特務組織布置的與弟弟針鋒相對的任務后,提出讓弟弟出國留學,哥哥下命令炸死知情人時了解到弟弟正在審問這位知情人,收回了暗殺指令。弟弟對嫂子感恩式的回憶:小時自己做的犯渾傻事,都是哥哥給自己擦屁股,哥哥是有情有義有擔當的好人。弟弟知道白玲懷疑哥哥后,大發脾氣,覺得哥哥絕不會是特務,但是,共產黨員理性原則使得他開始反思與哥哥相處的所有細節,公安警察的懷疑精神使得他尋找哥哥的蛛絲馬跡,最后真相大白,鄭朝陽終于站在黨性原則上向哥哥亮劍了。在大結局前,編劇幾次展示了哥哥與弟弟對政治、對政權、對信仰的不同理解和明顯分歧,更讓觀眾最終覺得弟弟大義滅親的行為理由充分,水到渠成,主人公的堅定信仰是故事情節邏輯真實的基石。

二、重敘事與類型的交叉

《光榮時代》在劇作敘事上進行了認真的探索和創新,編劇將反特劇類型和刑偵劇類型交叉融合。反特劇訴諸的觀賞心理是觀眾的生之本能,劇作一般將我黨地下工作者的生命置于敵人的威脅之下,認同地下黨的觀眾一直在為主人公提心吊膽,希望他們逃脫敵人的抓捕,希望他們能夠活下來完成任務迎接勝利;影片多次描寫鄭朝陽陷入危機,處于敵人的追捕、監禁之中。鄭朝陽多次逃脫虎口,化險為夷,極大地滿足了觀眾的期待心理。刑偵劇訴諸的是觀眾的好奇心理,觀眾被懸案和懸念所吸引,跟著編劇的層層剝筍,去除各種假象和旁枝末節,通過作者的層層推理,最終接近真相,正是在這一過程中,此劇不斷設定懸念疑云,吊起觀眾的好奇探秘心理,諸如誰是瞎貓?誰是桃園?誰是雪山?女鬼縱火案、女工中毒案、工廠爆炸案、格格被殺案,觀眾跟著劇中的公安警察順藤摸瓜,一一破解,自己的觀賞愿望也一一得到滿足,由此產生了觀賞愉悅。類型的雜糅成為《光榮時代》收視率高的關鍵。

此劇在敘事風格上的另一重要的探索是在公安機關內親密同事關系中添加了輕喜劇元素,使得敘事一張一弛,有起有伏……

三、顯實力與表演的豐富

現實中的反特和刑偵本來就需要化妝的逼真和表演的神似,反特+刑偵類型劇就更是如此,這兩個類型的主人公設計為表演和角色創作提供了寬闊的舞臺和豐富的渠道。張譯一出場,就展現出百變神通的絕技和深厚表演功力:他演提籠架鳥的八旗后裔,一亮相就有貴族后裔的范兒,腰板筆直,坐下時后甩裙擺,派頭十足;他飾演糧店伙計,樸素機靈,面對乞丐們他表現出底層百姓之間的相互友好,又有一點優人一等的不耐煩;表演晉商,不僅操一口地道的山西口音,還顯出外地商人的手拄拐杖的派頭和對京城窮苦市民的傲慢;在扮演深入敵營的運糧小商販時,先是雙手懷揣衣袖之內,彎腰盤腿,倍顯卑微,但瞇縫雙眼,斜看對方,又顯出商人的狡猾和算計;在代表組織與保密局北平站站長徐宗仁談話時面對槍口,表現出沉穩、自信、具有威懾力;面對流氓特務冼登奎,他的動作設計是伸出雙臂,搖晃腦袋,表現出流氓般地以惡制惡,讓對方不得不低頭就范。

在表現與上級的親密關系時,張譯也不落入模式化的巢穴,賦予角色人物性格的表達。諸如領導分配任務時,他時而站在炕上抬起一只腿,時而蹲在地上表示耍賴,時而斜躺在床上,當老上級發了脾氣說“別給臉不要臉”,他驚得從炕上掉到地上,用哀求的語氣說,“您怎么不識逗呢”?在警察訓練班上,他與郝平川坐在白玲的后面,完全一副愛搗蛋的學生模樣。讓喜劇表演出現在我軍上下級關系和戰友關系中也是一種探索,表現了部隊老戰友之間的親密無間,但將分寸掌握在上下級之間應有的彼此限定之內。

黃志忠表演的“冷棋”特務鄭朝山,沒有臉譜化的丑態,而是表現出一個外科醫生的職業操守,這樣更像一個老派特務應有的職業化、專業化基本偽裝素質。黃志忠把知識分子的情懷和潛伏特務的狡猾、老辣、狠毒集于一身。而在表現兄弟情和信仰之間的矛盾時,他沒有夸張的外部動作和表情,但讓觀眾感受到內心沖突的劇烈和痛苦。

潘之琳飾演的白玲,生動地勾畫了白玲的聰穎、沉穩和心思縝密。

薛佳凝飾演的秦招娣、張雋溢飾演的郝平川、王驍飾演的宗向方、黃品沅飾演的羅勇、李添諾飾演的齊拉拉等等全都個性鮮明,可圈可點。

電視劇《光榮時代》豐富展現了那個時代的榮耀與光彩! 





今天青海省快三开奖结果